恭聽過洗耳

時間: 2017-06-26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香港立法局議員鄭松泰在其黨內部會議上的發言,被外泄,傳統媒體或網上資訊無一不及,走不掉要聽。鄭議員直言與被DQ的兩名議員只是扮friend,真情是易得他們去死,這樣做,是因為公眾白癡,視他們是同路人;鄭是博士、講師,說話粗口連篇……這回真是大開耳界了。
香港的網文時有收閱,很少聽網台,沒有那麼多時間,因這一單,連結上很多網台,很多內容、立場接近的節目,會自動出現,選來聽,不得了,料不到原來香港的激進反對派擁有那麼多言論平台,節目豐富,人才鼎盛,言論自由、百家爭嗚應該就是這樣子。
可是,很多都要恭聽後洗耳,實在是太多粗口了。
粗口有其作用,用常語不能表達於萬一的激憤、盛怒、驚奇,用上,可以理解,可這些主持人,只是講一宗平平常常的事,不加粗口完全足以表達,但就前置詞壓後語中間著墨,都有粗口,還是男女生殖器重疊使用的那種,還是無緣無故連人家母親都不放過的那種。當粗口無句不在時,用來表達加強情緒的作用已失,真不知何以還要句句出言不文。講粗口的有博士教授作家評論家學者,甚至在大學教宗教的,又是一奇。講者發話時,面對的是觀眾,X你/X你老母對誰說?你是誰?
講得出道理、辦法、計謀、學術,附加粗口,尚可忍了,可是,內容幾乎都是謾罵、人身攻擊、互爆醜聞、歪曲事實、鬥數錢色轇轕……這些與爭取民主、爭取高度自治、甚至爭取獨立有甚麼關係?沒有比中國更高興的了,這樣的反動派,有何可畏哉。
難怪有一種陰謀論說:越激的一個可能越是鬼頭仔,目的在破壞反對派的形象,拖低其水平,且看誰來支持。真有點相信了。

圓圓
(2017年6月22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