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 花

時間: 2017-07-04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他家這曇花已種十多年了。除了起初兩年外,每年都會開一次花。花不多,一至兩朵。每開,清香滿室,超塵出俗。
花開之前先見花蕊,翹翹然,漸次膨大。到花瓣由緊貼至鬆開,可預測將於當晚開放。
他於曇花開放之夕,即有約會亦知會對方改期。事前擺放好腳架,裝上相機,把曇花開放過程一一拍攝下來。
他還會斟一杯清酒,坐下細細欣賞。讚歎肉眼怎麼也看不出開放過程,而大約四個小時便完成整個由初綻到漸放到盛開到漸萎到軟垂的「一現」。一年才那麼一次,一次才幾個小時,怎可不守著、盯著、賞著?他還會跟曇花聊天,盛讚她的美麗,他對她的傾心。
他把拍攝的照片放大了掛在壁間,常微笑顧視。
他去香港有點事要辦,在機場接到兒子的電話,說曇花好像當晚會開。他算算時間,航機抵達機場到出海關到乘搭計程車到家,最快也要晚間十一時,盛開的時間已過,看到的恐怕是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了。
他急急的說:「兒子,你把電話拿去曇花那邊,我有話對她說。」
「曇花,曇花,我正趕回家,你可不可以遲開兩小時,等我回來?」兒子聽到父親在電話裏這樣說。
「傻老竇!恐怕曇花也不由自主。」
他準十一時回到家,行李一放就衝上樓。
「老竇,真奇怪,曇花往年九點開,今晚到現在還沒開。」
「親愛的,我回來了!想不到你真的等我。」他對曇花說。
但見那曇花像鳥兒張開翅膀,忽的全開了,放出滿室清香。

阿濃
(2017年6月27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