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 座

時間: 2017-07-04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這間中學課堂座位的編排是這樣的,兩張課桌一排,一般由班主任分配,矮的坐前,高的坐後,特殊情況另作安排。
這個學期的中三甲班仍由Mrs 郭做班主任,其中一個安排最引起同學們竊笑。就是把全班最骯髒的徐東源,編到最愛乾淨的李思思旁邊。
許多人見到這樣的分配都掩著嘴笑,除了徐東源,他把自己離得李思思遠遠的,李思思卻若無其事。
說到李思思的清潔是全校知名的,她連續拿了五個學期的清潔獎。學校找學生拍照製成海報,示範標準校服是怎樣的,那示範的女生就是李思思。
說到徐東源的骯髒也很有「口碑」,他的頭髮像一堆亂草,耳朵後面盡是老泥。牙齒黃黃的像多時沒刷過牙,指甲鑲著黑邊。他那對球鞋據說是全校最臭,離他八尺也聞到異味。
這天中文默書時徐東源的原子筆忽然寫不出,他把筆戳在桌上發脾氣。忽然從鄰座丟過來一枝筆,李思思還加送一個微笑。
第二天徐東源忘了戴近視眼鏡,沒法抄黑板上的筆記。索性蹺著手坐在那裏。下課時李思思把自己的筆記本子遞給他:「中午吃飯時你抄一抄。」
李思思的筆記簿使他大開眼界,每個字寫得清清楚楚,一處塗改也沒有。他小心的把筆記抄下,沒有弄髒任何一處。
隨後是三天學校假期,徐東源回到學校,聽到同學們說:
「徐東源你理髮了?好靚仔噢!」
「徐東源你的新波鞋夠型噢!」
徐東源不作回應,不過他的坐姿正常,不再離鄰座遠遠的了。

阿濃
(2017年6月28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