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 人

時間: 2017-07-04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端午前一晚,吃晚飯時媽說:「明天是端午節,差點就忘了。」
爸說:「老人家在的時候今天會包㯶,一室的㯶香。」
媽說:「嫲是湖州人,湖州㯶全國馳名。」
爸說:「吃過嫲包的㯶,其它都比不上。」

媽說:「那時工作忙,沒有跟她學著包,如今想學也太遲了。」
爸說:「所以很多傳統的東西都失傳了。煎堆、油角、蘿蔔糕,街上都有得賣,但總吃不出兒時滋味。」
媽說:「明天我們要去深圳談生意,晚上才回來。阿娟、阿昌你們去超市買幾隻㯶回來應節。」
飯後爸在嫲的房間裏不知找甚麼?最後拿了幾個用絲線繫著的紅紅綠綠的小荷包出來!
「噢,香囊!」媽說。
「我記得是嫲親手做的。在中藥鋪買的檀香。」阿昌說。
「唔,我曾經學著做了一個。」阿娟說。
他們把香囊放近鼻端嗅嗅,還聞到—陣淡淡的香味。
當爸媽從深圳回來時,門一開便聞到一陣㯶香。
「試試我們的手勢。」阿娟說,用箝子從電飯煲往外夾㯶。
㯶子有兩種,鹹的是五花腩做餡,甜的是豆沙。
「唔,真不錯!」爸邊吃邊讚。
「你們怎麼會做的?」媽問。
「跟嫲學的,她包㯶的時候我們跟著做。」阿娟說。
媽用碟子裝了兩隻㯶放到阿爺和阿媽遺像前面說:「爺爺嫲嫲,你們的手藝有了隔代的傳人了!」

 

阿濃
(2017年6月30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