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蛋

時間: 2017-07-10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周末,女友Daisy晚飯後過來陪他。他剛完成一部紀錄片的剪接,自己煮即食麵吃。
他是年近40單身漢,女友不曾缺過,卻沒有修成正果。原因有幾個,父母鎮日爭吵造成的陰影,自己沒有固定工作的擔心,害怕失去自由的潛意識。
Daisy是他認識的所有女子中最能將就他的一個,他粗心大意,不解溫柔,一不如意就發脾氣。她任由他發泄過後,平心靜氣地幫他分析。讓他知道人家也有人家的道理。
他也曾想過自己要不要結婚?Daisy是不是適合對像。但每次都會記起哪幾年的痛苦日子,爸媽互相吼叫,摔破許多東西。他只能躲在沙發後流淚。最後爸媽相繼離去,把他丟給了祖母。想到這些他就會告誡自己:結婚是一種互相虐待的關係!
Daisy在他煮麵的時候,打開雪櫃,見到有兩隻雞蛋。也沒問他,就在平底鍋裏放了油,煎起荷包蛋來。廚房裏立時有了滋滋的滾油響聲和誘人的蛋香。這使他記起了祖母,老人家在當年與他相依為命的日子,常常為他從外面帶回來的盒飯,加兩隻荷包蛋。煎蛋時也是這滾油的滋滋聲,也是滿室的蛋香。祖母把兩隻煎好的蛋裝在一隻碟子裏,放在他面前說:「後生仔,不能沒有營養。」
想到這裏,Daisy把兩隻蛋端到他面前說:「後生仔,不能沒有營養。」他一抬頭,見Daisy可愛的鼻頭上有細細的汗珠。「謝謝!」他說,「早不是後生仔啦!」
他把一隻蛋夾到嘴裏,一嘴的蛋香,流動的蛋黃滴在麵湯上。他想:「結婚也不一定是壞事吧?」

 

阿濃
(2017年7月4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