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 鴉

時間: 2017-07-10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今天是城中第一美人Pinky的生日,成為全城大事。
若問第一美人如何美法,連城中第一才子也描述不出來。他說她的五官分開來看也不見有甚麼特別,但湊在一塊兒,就使你覺得太美妙了。連名聞全國的油畫人像大師也對自己的作品不滿意,他說傳她的形不難,傳她的神總是欠了點甚麼。
這天城中五間大花店都在忙,各有幾個訂了999朵玫瑰的客,送花的地址都一樣,這是美人香閨所在。
三家大報的頭版都是祝賀廣告,祝她永遠快樂、健康、美麗。每幅廣告上都有一個美人專用標記:一隻小鹿,睜著一對大眼睛,純潔、天真、友善。鬧市中心最大的活動廣告牌,每五秒鐘改變畫面一次,都是她的頭像。也有那個小鹿標記。
這是一個寒冷的冬日,從半夜起下了30厘米的雪。清晨雪停了,陽光在積雪反照下特別明亮。一個建築地盤的管工,發覺一幅圍板被人夜間塗鴉了。那是一個簡單勾勒出來的女子頭像,兩隻大眼純潔、天真、友善,跟圍板一角那圖案中小鹿的眼神相似。這圖案繪畫得十分純熟,看來是經常繪寫的結果。
後來管工發現圍板腳積雪下有一堆破衣服,看清楚才知道是一個人體。四肢已經僵硬,眉毛、鬍子都被雪染白。
第二天某報本地新聞有小小的一段,標題是:塗鴉失業漢凍死「作品」下。「作品」二字加上引號,表明不承認這是甚麼「作品」,只是無價值的塗鴉。
同版有一幅大大的圖片,晴空下一架小型飛機,拖著一幅粉紅布條,上面寫著 HAPPY BIRTHDAY PINKY!

 

阿濃
(2017年7月5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