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肋(某君的日記)(上)

時間: 2017-07-10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某月某日
今天她WhatsApp來,問我有沒有時間陪她。本來約了老媽飲茶,佳人有約,只好找個理由打個電話給阿媽改期了。
她獨生女,長得好看,受盡家人寵愛,男朋友不少,我也算其中一個。我樣子普通,收入不多,不善言詞,不會游水、跳舞,不知道為甚麼她還肯理會我。
原來她要我陪她Shopping,她欣賞我有耐性,又肯幫她拿東西。今天足足陪了她三小時,回家前我兩手都是她的戰利品。等的士時遇見一位世伯,他笑說:「羨慕你做了玩家。」我說:「別誤會,我們是普通朋友。」他說:「你雙手挽了這許多東西,不是『挽家』是甚麼?」
某月某日
今天又有任務:租一部車夜11時到某酒店門外接她。
等了半小時才見她跟男男女女一大班從酒店出來,她上了我的車便打電話:
「佢飛我不如我飛佢,佢以為佢有寶!」
收線後她放軟聲音說:「我肚餓,我要你請我消夜!」
消夜時她電話不停,都是在咒罵同一個男仔。
某月某日
「快到我家來!」WhatsApp這樣說。
看看鐘已經夜12時,我問她:「有要緊事嗎?」
「有要緊事才能找你?我找別人好了!」
「我來!我來!」
我見到她時聽到她正與人吵架:
「衰人!衰人!衰人!」她收線後突然抱著我,伏在我肩上哭起來,嘴裏喃喃說:「衰人!衰人!衰人!」(未完待續)

 

阿濃
(2017年7月6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