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嚴重抑鬱者的來函

時間: 2017-07-24 / 分類: 阿樂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先讀一封來自香港女讀者的來信如下:
阿樂先生:您好!無意中拜讀了醫師對抑鬱症方劑的文章,頓時泛起一絲希望。
因不知該處方是否適合本人體質,所以特意來函望醫師能給予高見及抑鬱症的方劑,以解現況之苦!
本人來自香港,今年三十七歲,服用血清素調節劑約八至九年的時間,初期病發最糟糕時曾試過數度自尋短見,期間病情有短暫的穩定,但多數也是起起伏伏的,其間也尋求過心理輔導和催眠。
因新婚不久,打算再次嘗試停服藥物,為懷孕作準備,所以去年十月初期,開始將服開的最低劑量再減半,但斷藥後,症狀於兩三天時間便湧現,並且來勢洶洶,真的有種「獲利回吐」之感!嚴重時像是四肢不協調,平衡也出現困難。
好不容易捱過一個月,在十一月初期完全停藥,同時服用中藥加針灸,又好不容易捱到今天。其間轉了三位醫師,有位醫師未見期效,已令我卻步了,就是一星期的中藥加一次的針灸已差不多花費二千元,
唉!當下真的有種貧病交迫之感,原來病也得講「資格」,講「本錢」,奈何我只是普通階層,何來能力負擔得起上萬元一個月的診金呢?
後來轉了另一位醫師加針灸已約三個星期,也是未見太大療效。現在每晚也睡得不好,多夢,有時一晚醒多次,有時整晚也在半睡半醒的狀態,醒後雙眼卻是滿布血絲,面帶浮腫,有時整天也眼帶血絲。
很多時每每睡到半夜的時候腹部便脹痛起來,就像有鼓氣谷住谷住,很多時連轉身也谷住痛,但起床後半小時左右便沒事,以往久不久發生,但今年出現的次數更為頻密,而近兩三個月的情況更見嚴重。
(未完待續)

 

阿樂

(2017年7月17日見報)

查詢請電郵至:ahloksingtao@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