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成桐的忠言

時間: 2017-07-24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香港土生土長的國際知名數學家丘成桐,多次拒絕擔任香港的大學校長,一個對香港極有感情的學者,原因何在呢?
「不能夠發揮我所長,回來有何用?」
「現時大學校長的困境是既怕學生,又怕政府,結果甚麼也做不來。」
「有些年青人動輒拿美國來相比,以為美國很民主,民主到可以胡說八道。」
「我在美國47年,從未聽聞有一間大學可以讓學生加入(校長)遴選委員會,事實上連教授也未能加入。」
「一個剛中學畢業的學生,對大學運作一無所知,學問未有基礎,何以會覺得自己有資格選校長呢?」
他慨歎學生法律觀點薄弱,近年更變本加厲。「沒有法律基礎,民主便不存在。會變成我丘成桐口中說的就是民主,你說的便不是。我比你更民主,但這怎算民主!」
他對香港過去十多年取消中國歷史作為必修科改為通識教育是「大錯特錯」。他對有年青人宣稱香港是一個民族,應該獨立,只能以「可悲」和「不幸」來形容,是年青一代對自己的文化根源缺乏認識,未能建立與國家的感情有關。
他認為年輕人的抱怨,包括缺乏上流空間,買不到樓等等都只是藉口,他以自己的經歷為例,14歲喪父,家境貧窮,一家八口居於隨時會倒塌的村屋,卻能不理困厄支持下去,就因心中有宏大理想。他認為香港年輕人要建立文化基礎,樹立人生楷模,跟隨偉人的足跡走下去,才有前途可言。

阿濃
(2017年7月12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