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罎

時間: 2017-07-24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她跟大伯不算熟,因為大伯住新界,兩家往來不頻密。
這次她入村探大伯,是因為她要參加一個國際插花比賽,需要一個中式陶罎。印象中大伯家有。
大伯家真的有,她來到他家門前,已經看見屋後的空地上,雜亂的堆了幾十個罎子。
這些罎子都是裝酒的,一種中國內地出產的米酒。聽說大伯已經喝了許多年。
她問大伯身體可好?喝酒會不會影響健康?大伯說:「你瞧我,面色多好!這種米酒養人不傷身。」
「不過酒總是傷肝傷腎的,大伯你年紀不小了,還是少喝一點好。」她說。
「謝謝你的關心,醫生也是這樣說。我答應他,喝滿100罎便戒酒。」
「100罎!可以在裏面游泳了!現在還差幾罎?」
「一罎。我留下最漂亮的一罎,到開罎時慶祝一下,留個紀念。」
「讓我看看那個子。」
大伯掀開一塊紅罎布,一個大肚、圓口、釉靚、刻紋古拙、兩呎半高的罎子呈現眼前。她不禁吞了唾沫。
「聽說你要罎子插花,10天後我找人送你處。」
十天後她收到罎子,一個月之後她在日本拿了一個插花大獎。
回來後她打電話給大伯報告好消息。聽電話的是大伯的女兒。
她說,大伯前天去世,病因是急性腎衰竭。
大伯的喪禮從簡,靈堂最當眼處有很大很大一叢花,據說共100朵,插在一個釉彩發亮的陶土罎子裏。

阿濃
(2017年7月14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