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 木

時間: 2017-07-24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他是伐木工人,工齡十年了。斬伐的大大小小樹木,有好幾千了。今天他奉命斬伐的是一小片樹林,用電鋸放倒三棵Ceder之後,他來到一棵Douglas Fir前面。當他在樹下打量時,見樹幹上模模糊糊的有幾個字,其中一個竟是自己的名字Jack,再留意看,另一個名字是Jane,中間有一顆心,還有一枝箭穿過。
咚的一聲他記起了那個夏日,他跟Jane躲在樹蔭下,他們第一次相吻了。Jane很畏羞,額上儘是汗,頭髮也濕了。
然後他們吻了又吻,互相擁抱,竟雙雙睡著了。
當Jane醒來時,見Jack用小刀在樹上刻字,樹皮很硬,字體不大清楚,但看得出是Jack愛Jane的一個表白。
有情人不一定能成眷屬,Jane是中國女子,她的父母都不喜歡她嫁西人。理由很簡單,他們不會說英語,不想有一個不能溝通的女婿。
Jack曾經在超市遇見過Jane,推著嬰兒車,另外手上還拖著一個。他悄悄從旁邊離去,心裏酸酸的。他仍是單身,跟父親住在一起。
回憶閃過,他開始對付這棵Douglas Fir,從樹頂一截截的用電鋸卸下來。當終於來到那些刻字時,他特別小心在意。最後鋸下長長的一段,所有刻字都在上面。
Jack搬了幾段木柴上車,連同有刻字的那段。
第二天黃昏,Jack收工回家,見父親正在園子裏用斧頭劈木,把一段段的樹幹,劈分成一片片,堆在牆邊備用。
他看見父親高舉斧頭,正揮向前面長長的一段。
STOP !他喊,可是遲了,利斧到處,樹段中分,裂口正在當心處。

阿濃
(2017年7月17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