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 痕

時間: 2017-07-24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張望年對太太李淑娟說,何伯俊從上海回來了,明晚約他吃飯。
李淑娟這晚打扮的時間比較長,衣服鞋子都換了幾套。
最後她選了一條水晶項鍊,叫張望年幫她扣上。這裏面有一個小小的秘密,項鍊是何伯俊送的,但望年不知道。
她認識伯俊比望年還早,兩人都愛她。但伯俊樣子不及望年,可以說差得遠了。伯俊的追求也不及望年積極,積極到火爆程度,要生要死的,淑娟一時心軟,就答應了。
她知道伯俊會很失望,但似乎他的EQ很高,不覺有甚麼異常,還來飲喜酒,也送了一份厚禮。
這晚他們在一間酒店的西餐廳共餐,伯俊比前胖了。望年問他在上海可有豔遇?回答說忙得要死,睡眠的時間都沒有,怎有時間拍拖。
伯俊幫淑娟斟酒的時候,她看到他左手手背上一道傷痕,她記起是那次伯俊在她家開罐頭時,被一把舊式罐頭刀傷的。伯俊的手機響,他偏了臉聽電話,淑娟看到他右額近太陽穴處一道疤痕,她又記起,是那次伯俊幫她修理衣櫃,衣櫃門傾側倒下,一口鐵釘劃破他的臉,使他破了相。
這時淑娟想起還有第三道傷痕在他腳上,那次他背負著她在一處泳灘的淺水處行走,她把頭枕在他肩上,輕聲問:「你愛我嗎?」忽聽他哎呀一聲,是蠔殼割傷了他的腳,跛了一個星期才好。拇指側留下一道傷痕,想來還在。
還有沒有一個傷痕在他心上呢?她想。
這時她看到他的視線看到她項上的水晶鍊,他臉上抽搐了一下,就把視線移向別處,低頭喝了一口酒,卻嗆咳起來。

 

阿濃
(2017年7月19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