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因他們變好

時間: 2017-08-08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除了詹天佑與何大一,華人對世界有貢獻的發明而未被英國普及科學作家查朗那(Jack Challoner)收在他2009年出版的著作《1001 Inventions that Changed the World》中者,還有不少,像屠呦呦和高琨。
屠呦呦(1930)畢業於北京大學醫學院,她獲諾貝爾醫學獎,成就不在醫學而在藥物學。她花了大半生研發成功的青蒿素,治好中外瘧疾(當時被視為不治之症,群醫束手)患者數以百萬計,且沒有專利要求,具宗教救世意涵,得諾獎,實至名歸中尚幸未算太遲。
高琨(1933)在中國出生,在香港和英國受教育。專長在光學,提出以光取代電話傳達的線,研發出在長距中也能極速傳訊的玻璃光纖,電腦這樣快,就是有了光纖。良性影響人類不可謂不深遠,讓諾獎評審也不得不破格在一項發明須經歷長期考驗就提早頒獎給他。像屠呦呦一樣,沒有專利要求。資訊易得、快得,人類因而更平等,高琨還應得和平獎。中大有這樣一位校長,校友與有榮焉。
關於英國科學家李約瑟(Joseph Needham,1900-1995)和他的《中國科學技術史》(Science and Civilisation in China),也有(八卦)補充。1936年有三位中國科學家到劍橋實習,其中的化學家魯桂珍跟上導師李約瑟,一年後,二人發生情愫,當時的李夫人Dorothy(也是科學家)不以為忤,三人行相安無事(很中國文化),及妻去世,李魯結婚。魯桂珍是李約瑟對中國文化著迷的啟蒙者,她先教他中文,從而啟導他對中國科技與文化的興趣。後來李再拜師著名漢學家賀倫(Gustav Haloun)專攻中國古文。
使你想起誰?法國哲學家沙特(Jean-Paul Sartre)與妻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的又一八卦。

 

圓圓
(2017年8月2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