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也須是「人」

時間: 2017-08-08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香港的民主派議員被DQ了的翻身無日,尚有十個八個在排隊等DQ中,你都咪話不讓人擔心。你知新加坡是怎樣做的?留都要留番若干議席給反對派,要不然,只得一黨包辦全部議席,議會開不成,香港現在正向0反對派議席進發,到時議會開不成,一國兩制不成制,中國政府能不擔心嗎。
議員被DQ,這在加拿大或其他民主國家,是不可能發生的。(各級)議員由選民選出來,只有選民有權回收(recalling)其選區的議員的議席,政府、法庭都沒有資格,然而當事情有了「中國特色」,一切便都不同。
那麼多議員被DQ,選民的反應出乎意料地冷淡或冷靜,沒人上街表態支持,一種意見相當普遍:爭唔落。
耶魯大學教授Timothy David Snyder的著作《On Tyranny : Twenty Lessons from the Century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教人怎樣面對強權做反對派。意識形態這兒不提,其中可行的要點,還真的有道理,而且,很淺很易很該當如是,像:有正當普及的是非感、做人要有操守、做好自己份工、介入好事、與人要有目光接觸、會閒聊……可以理解為做反對派也同時是做一個得體、合理的「人」。
遇上特朗普批評安倍夫人不識英文的花邊見報,特別想起作者的把閒聊也列為反對派的修為,都幾有趣。「特」是個大嘴巴,唔出聲怕會被當作啞巴,與一個不識講英文者鄰座,都幾值得同情,事後證實安倍夫人識英文,扮不識,當然是因為不想同他作small talk。老外很重視small talk,你看英女皇見任何人都嘴郁郁在講說話,這招連習主席都學會了,訪香港,見人都好多嘢講。與人有目光接觸、講幾句閒話,已經是一種「得人」手段。

圓圓
(2017年8月4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