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周盛康

時間: 2017-08-14 / 分類: 阿濃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我尊敬的朋友周盛康走了。雖然早有預感,卻仍感傷痛。
我之所以移民,源於「六四」的悲歌。移民前沒錯過任何一次悼念的燭光晚會,移民後一樣不想。1994年是我參加此地悼念活動的第一次,就在這年周盛康接棒做了主席,此後22年他都是晚會主持人,直到今年他已無法前來。
作為一個政治上敏感組織的領導者,周盛康沒有霸氣,平日也很低調。他之能夠在領導位置上這麼久,一因他背的是十字架,走的是苦路,沒有人想代替他。如果有人有心有力,他會樂意讓賢。二因他作風民主,28年前走在一起的戰友,都像兄弟姐妹一樣。沒有勾心鬥角,沒有路線鬥爭,沒有內訌,有工作便做,追求的還是最原始那幾條。
這個組織所做的一切,本地傳媒盡量給予方便,奇怪地沒有政敵。這因為大家心裏有把秤,即使自己不方便參與,這正義的事總要支持。
別以為在民主國家,參與政治活動毋須付出代價。沒有人杯葛,沒有人孤立你。可是近年許許多多海外華人頻頻回國暢遊的機會,也就自動消失了。
他絕不是政治狂熱者,他很享受做爺爺的樂趣,他也注意身體健康,除痛風外不曾聽說他有甚麼不妥。有一段日子他每天步行很長的時間作為鍛煉。在一個崗位上堅持這麼久,想必純粹出於責任感。
如今他終於卸下擔子,但今後每逢「六四」這一天,我們都會記起他的名字。

 

阿濃
(2017年8月8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