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罪卻不可少

時間: 2017-08-21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那時我說:Saving Private Ryan之後,不再看戰爭片了。現在我又說:看過Dunkirk之後,再也不看戰爭片了。
史提夫史匹堡的Saving Private Ryan與別的戰爭片不同,在於把戰爭涉及的人,收少在一人之內。不管戰況怎樣、付出甚麼代價,都要救出志願參軍的小兵Ryan並送他回到媽媽身邊。在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一場戰爭中,死去的人以百萬計,就為救一人?不可思議。及至看過電影,不可思議的事,做到了,意義何在?讓人沉思。本來就沒打算看Dunkirk,一來它影期長,二來它引來很多嘈吵,逼得人不看不行,總要看過方知究竟。觀後感有這些:
像Private一樣,都是把大戰事降低到個人層次去發揮,使事件有人味,從人的角度觀看戰爭,反戰的目的得以明朗。Dunkirk也是講戰爭中的人。
不用做體檢,我知我沒有心臟病,如果在觀戲時被嚇成那樣子還站著自己走出來,心臟肯定沒事。不是因為血腥,正好相反,這是部最少見紅的戰爭片,像船家小弟被推撞傷了頭,讓血在黑髮中淌;令人驚嚇、難安的,是配音,包括配樂和音響效果,才平靜一分鐘,都可以喝到一口茶了,突然巨響從天而發,跟著是要命的配樂;明明到了一個可以透口氣的骨節眼,出奇不意地新的挫敗就發生,驚嚇一次接一次,令人氣餒、絕望;結局不是勝利,而是「成功」地撤退,劇終離去久久仍叫人不安。這是部壞電影嗎?這是部看著受罪的電影,然而不看還可以叫自己做影迷?
導演Christopher Nolan是近期作品總收最高的神級人馬,作品必受議論,因他必玩弄觀眾的神智和理解力,他愛怎玩怎玩,不准問。本人(自以為)看懂Interstellar 一片中的蟲洞,十分得意。

圓圓
(2017年8月16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