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頭

時間: 2017-08-21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7月初,大部分加拿大人都吃了一驚,國家向一個越國殺人戰犯恐怖分子賠錢道歉,這是個甚麼世界。
卡達爾(Omar Khadr)1986年9月19日生於加拿大,2002年7月27日在阿富汗一場戰事中被美軍當場捕獲,關到關塔那摩監獄, 2010年有條件認罪,2012年得返加服刑,2013年告加國政府違反人權,要求賠償2,000萬及向他道歉,2015年假釋,2017年7月7日傳出加拿大政府向其道歉並賠償1,050萬元。
出生和出事的日期很重要。事發時,卡達爾的實質年齡差一個多月足16歲,聯合國法定戰犯年齡為足16歲,在此年齡以下,被視為兒童兵,他們做甚麼,皆非出於自願,乃因受操控,受法律保護。卡達爾被美國當戰犯拘控,加拿大沒有出手營救自己的公民,侵犯了他在《加拿大權利與自由憲章》(Canadian Charter of Rights and Freedoms)賦與的權利。政府與卡達爾取得協議,條件如上。
卡達爾父親由埃及到加留學成為加人,在加成家生子女,其本人是國際恐怖組織「基地」創立者之一,是拉登的財務顧問,一家人曾到巴基斯坦生活方便三子受訓,卡達爾學製手榴彈的錄像在美國手裏。父在恐襲中受傷,回加接受免費醫療,療好後再從恐,終死於聖戰。
何以被美國審了10年卡達爾都不肯認罪?事發時,在場的恐怖分子都死了,突然有手榴彈擲出,致美軍一死一失明,終於搜出一人,就是卡達爾。美方的確沒有目擊手榴彈是卡達爾擲出。卡達爾的確在事發時未足16歲。理性的加拿大人經過解釋,面對現實,憤怒稍消,自由黨算是過了一關。但,這家人全家涉恐,兒童兵以外的其他成員,怎不嚴正處理?這事不由法庭判決而以和解作結,顯得瑟縮怯懦。

圓圓
(2017年8月18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