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自由的時代

時間: 2017-08-28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的亞洲事務處選定在台灣,居然不是香港,奇怪。為甚麼?因為香港出入自由,英語流通。香港有優勢而不選香港,就一定有道理。香港有的這種那種優勢,都不管用,只要一個優勢沒了,其他都補不回了,是甚麼?新聞自由。
香港受眾人數最廣的無線電視,後台老闆是誰?查明其後台買家或真正老闆,似是一宗正當的事。只是,年多下來,還是說不清。香港最近有一著名周刊出售,是大新聞,但,要賣的照賣要買的照買,大家只是看熱鬧,管不著。
為甚麼電視台後台擁資是誰,是眾人的事,印刷或文字媒體的老闆是誰,公眾管不著?
免費的音影媒介又稱冷媒介,他只管播出,只要有耳有眼、無須主動而訊息即可到達任何人,資訊對接收者是否無害是否合宜,冷媒介是不管的,就由政府管,香港的不收費音影媒體的營運者須通過審查、守很多規則、政府也容其享一定程度的專利;接收印刷媒介的訊息者,必須識字且須主動才能接收訊息,這類群體被判為有對自己負責的能力與認知,所以,在香港辦印刷媒體幾無限制,做個商業登記就得了。免費音影媒體(無線、商台)領牌是大件事。公眾有權監察受規管的音影媒體,卻無權監管文字或印刷媒體。
才過去的7月21日是Marshall McLuhan的106歲生日。他是誰?他的正業是哲學家,成就是傳播學的先驅,發表很多新聞學與傳播學理論,甚至未發生的事都能預見, 像互聯網、地球村概念最先由他提出。冷媒介也是。他是加拿大人。
又及:台灣對媒體的規管幾近零,再自由不過了。而在社交媒體發達的今天,還想管及真的管得了,只有學中國,僱200萬網上糾察,蚊子都飛不過。

 

圓圓
(2017年8月24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