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韻琴的無腳大床

時間: 2015-10-19 / 分類: 阿樂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續錄白韻琴命書)挫折雖多,志不可屈。滿載歸來,名揚天下矣。(我的確受過很多挫折)。
(阿樂按:下面兩句白才女未加註解。事實她從美國留學返來,如今已名揚國際,各國通訊社、雜誌均訪問她,甚至把她做封面人物。而白才女批命是1980年,鐵板神數都早有預言了。)
資才出眾,明敏過人。孝順慈親,人盡皆知。(我母親卻不覺得我怎麼孝順。)
(阿樂按:很多做母親的都這麼說,事實我最清楚。因為當年我常去渣甸山白韻琴家「打躉」,後來她與謝偉俊拍拖,謝也常來坐,我們三人躺在她的無腳大床上,無所不談。那時謝偉俊才三十出頭,剛從澳洲返港,年紀輕輕,已是香港最年輕的大律師矣!以我眼見,白韻琴侍母至孝!)
異鄉當勉力,故國莫勞心,大利南方。(香港已是中國最南,我從未想過移民。)
似出桃源有仙骨,拔掄尚友名女子。(阿樂按:好一句「名女子」!我以此句問董慕節,他說,有這句的女子,甚為少見!)
為人解千愁,隨時積陰功。(阿樂按:白韻琴於批算前一年前,即1979年才開始在電台主持《盡訴心中情》。)
我行我素(好朋友知我者,笑我是矇查查,自我中心)。知吸華夷,評兼朝野。(我在美國大學讀研究班。)
託石田以謀生,寫世情以驚俗。(阿樂按:石田即石硯,喻寫作為生,奇怪得很,我也有這一句。)
(未完待續)

阿樂

(2015年10月12日見報)

查詢請電郵至:ahloksingtao@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