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理解

時間: 2016-09-12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持雙程證來港的一中國婦女,好打官司,8月中出庭的一次,以其曾有向法官擲蛋的前科,要受檢查,被告婦女發火了,揚言脫褲任驗, 說著還真脫了,工作人員嚇得要報警,女子才穿上。官司所涉何事及發展如何,不及,重點只在這位女士為甚麼做出這樣的舉動。
約四年前,香港機埸有個大陸女子遲到,未能入閘,就地打滾鬧起來。二案合論,突然EQ高升,對執法的、鬧事的,自覺都各有理解。
我們不鬧事不撒野,因為我們循正常途徑、規則和方法就可以把事辦妥;萬一出差池而又責在自己,只好自理,當責在對方,可投訴爭取公道和權益。躺地脫褲不止是無品無教養兼出醜外,根本無用。想想有些地方不是這樣的,沒有所謂正常合規的辦事途徑和方法,有「人」或「關係」好辦事,沒,怎辦?行賄,沒條件行賄,使蠻,為息事寧人,相關工作人員或紀律部隊唯有就範,這就把事辦了。
我們認為排隊是最公平的制度,先到先得。不排隊只插隊,是因為不相信排隊是公平的,無人無關係時,打尖是唯一方法。
大陸有這樣一種服務:可為留港學生成功辦理成永久居民,方法是:畢業生可在港留一年,過後如未找到工作須離開,該服務可替留港生安排人回中國而在香港有一份工作,之後一兩個月往港一次,六年後可成香港永久居民,關鍵在須由留港生支付自己的工資。這是犯法的!職員說:富二代官二代都這樣做。
職員作如是回應時,語調平常,對所謂屬犯法,「驚都未驚過」,富二代官二代帶頭做的事,平民為甚麼不可以做。
要法治,從何做起,不是很清楚嗎。

圓圓
(2016年9月7日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