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鴿眼

時間: 2016-09-12 / 分類: 圓圓專欄 / 發布者:editor_van

不久前,有一批知名人士連公職人員、政圈人物、公務員、大學教師、甚至明星,被揭發通過一家教育機構在菲律賓取得博士學位,該學院的主持人是香港一家大學的校董,這不犯法,問題是學生取得學位為時太短太速成,被查出有把入學日期提前,使取得學位所需的時間久些,使不致速成得太難看。被揭,校董辭去在香港的大學的董事職,學院停業。當大家都忘記這件事時,8月中被媒體發現,學院在原址以另一個名字再開張,不知是不理外人說三道四,「我自辦學」的辦下去,還是停了再開的就是「真」的?
這事應該不犯法,因菲律賓真有這樣一家大學,報讀者真的會得到學位,學生報讀過程手續都無誤,至於學位是否得到客觀認證,那是另一回事。我這學位是經過學習(函授或網授)、 撰寫論文得來的,你可以不承認,不能說我犯法、作假、欺詐,這與連大學都沒有的掛名博士大不同。既可理直氣壯,為甚麼校方要停業、改名再起就不得而知了。
寫作,屬自由職業,freelance,入職不需任何學位文憑,因此體會不到學位、尤其博士學位有多重要。眾所周知的例子是有人因為沒有博士學位,成為做不成副校長的理由,還不止,每提到這事,就一定及到「他連博士學位都沒有」地當醜聞唱通街,事實上沒有明文要求任此職需有博士學位。
本人沒有博士學位,要有,也來不及了,都是白講,白講也講講。如果真要有個博士學位,掛在當眼處威威,買一個?循上述途徑「讀」一個?不。是的是有點白鴿眼。博士,不就錦上添花,長春藤名花沒門,則至少都是校名講出來人人皆知的、真正過上校園生活、有真人指導的那種。是過程,不單是結果。

圓圓
(2016年9月8日見報)